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璞丽酒店 » 酒店新闻 » 思变:总成本领先,塑“梦寐以求”的酒店

思变:总成本领先,塑“梦寐以求”的酒店

花小钱,办大事。如何以最少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效益,是酒店中、高层管理者首先要面对的问题。酒店业已进入微利时代,当开源愈发困难,节流便成了 每位总经理心头的大石。在酒店运行的过程中,除去原材料成本,能源成本,维修成本等外,人力成本已经成为困扰酒店的一道魔咒之一。雅辰酒店集团大中华区总 裁黄德利,曾在近日的CRECC上海高峰论坛中表示,国内某些举步维艰的酒店,其劳动力成本已占酒店运营成本的48%,如何管控企业成本已成酒店当务之 急。

  化零为整 放眼全局

明宇酒店集团的区域集中营销中心,是在酒店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大背静背景下提出的。它的出现充分展现出明宇的集团的发展着力点:用资源整合,化零为整的方式在减少人力成本的同时,极大提升明宇在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为明宇“面向全国,迈向海外”战略目标建立牢固的根本。

明宇酒店集团在四川成都片区拥有多达11家酒店,从之前的每家酒店各自为战,到利用酒店集群效应降低营销成本,“区域集中营销中心”成为明宇集 团集约化经营的第一步。 明宇酒店集团推出这一举措是:取消原有单体酒店的营销团队,将几十家这样分布在同一片区的营销人员整合成为一个“区域集中营销中心”,通过这个营销中心直 接去管控十余家酒店的营销及运营。此举不仅可以更好地避免重复劳动,节约人力成本;同时无形中统一了集团的营销模式与口径,使得集团的指令更好的被传达和 执行。试想在相同的人员配置下,从前不同酒店有不同营销策略和手段,各自为战的结果是无法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对抗区域内的同业竞争;如今,我们看到的是 一套最优秀的方案,通过微调后应用在每家具有各自特色的酒店,集团思想的执行和高度统一大大的增加了区域内的其他酒店的同业竞争压力。

从明宇酒店集团取消成都片区内单个酒店的营销部门这一举措来看,其本质目的并不是通过“裁员”来减少成本,而是为了提高集团的运营能力和集团指 令的执行力度,来降低集团运营成本。就记者多年的从业经验来看,商业地产的核心是运营,这就要求自建自持物业的开发商不仅能建,关键还能自己经营。在明宇 集团的产业格局中,地产板块为集团贡献了较大的利润,而酒店的营运、出租的商业又能够为集团产生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正是由于集团的酒店与地产形成互补,这 种模式使得明宇集团自身拥有良好的造血能力,通过“自建、自持、自营、自有品牌”的经营模式,让明宇集团创造“四川版”的商业地产神话。

  乐于创新 梦寐以求

伦敦的绍斯瓦克区紧贴在泰晤士河的南岸,两岸八十余家酒店星罗棋布。在这八十余家酒店中,我们的主角——伦敦泰晤士河畔世民酒店 (CitizenM London Bankside),是被Booking和TripAdvisor的住客们一致好评的高性价比摩登奢华酒店。“它是一家仅需要中档酒店的投资、经济型酒店 的建筑面积,却能回报以高档酒店的营业收入的酒店人‘梦寐以求’的酒店”,雅辰酒店集团大中华区总裁黄德利如此评价。

伦敦泰晤士河畔世民酒店拥有充满摩登气息的奢华入住体验,这与酒店的创新设计理念密不可分。酒店能以这么物超所值的价格提供住宿服务,主要原因 是客房的起居室功能由酒店的公共区间承担,每间房间只有15平米,并达到了人房配比0.2:1,总经理把这个原则叫做“成本领先优势”。在提倡低运营成本 的背景下,酒店的理念是在客房把客人最需要的睡眠和沐浴做到最好,因此尽管空间不大,但2.25米×2.25米的大床,和“热带雨林”花洒大大加分。与客 房一样,酒店的公共区间设计精致、现代并高度智能化,客人可以选择自助Check-in,大堂的陈设就像家里的客厅,各式风格的家私和当代艺术品,客人可 以尽情在这里会客、阅读、品尝茶点,甚至办公。与此同时,这样的一个超级客厅成为了年轻旅行者的一个社交舞台,酒店的此种配置为年轻旅客所津津乐道。这样 一个一举多赢的变革,谁会说不好呢?

观伦敦泰晤士河畔世民酒店这样的一个创新之举,对国内酒店相当具有启发性,在面对开源节流的难点问题上,国内酒店往往采取裁员或者偷天换日的手 法去处理,这样损害的不仅是人心,还有自己的品牌价值。伦敦泰晤士河畔世民酒店提出的“成本领先优势”给中国酒店人起到了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中国酒店人 该如何在不减少、甚至增加宾客愉悦度的情况下,节约成本,最大化利用物业或者资本来创造收益。这需要酒店人的创新力,以及对宾客内心细节的把握。

  抓准先机 抢滩“大物流”

在大数据还没有正式登上酒店神坛时,又从西方传来了“大物流”这个新潮的概念。三十年前的中国是没有物流的概念的,十年前的中国因为淘宝才有了 物流的飞速发展,而如今,作为集团形式存在的不少酒店、餐饮企业,都有自己独有的内部物流队伍,并逐渐形成了物流中心的概念。事实上,中国的企业过去一直 没有重视“大物流”的概念,如今的“中央厨房”、“中央洗衣房”便是大物流概念的零星试点。若是社会“大物流”形成之后,企业可以根据需要随时选择购买第 三方外包物流服务,将企业自有物流与第三方物流有机合理地配置起来。此举将避免企业运力的浪费,提高企业的物流效率,为企业管控物流成本打下坚实的基础。

近些年为我们所知的“中央厨房”在香港其实被称为物流中心,富临集团餐饮事业部投资逾百万,设立的物流中心功能涵盖:食物加工、食品检测、物流 配送、库存管理等。富临集团的这种物流模式,正是“大物流”时代下的一个缩影:物流中心集采购、制作、检验检疫、配送、物流管理于一体以降低成本。对于中 式餐饮,集中采购和加工的集约化生产方式更能保证产品品质和食品安全,也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以前,大部分企业的中央厨房仅用于满足企业自身的需求。如今, 越来越多企业的中央厨房正在互相供货,比如嘉和一品给吉野家供应粥品,并从眉州东坡购进香肠;重庆的“阿兴记”为当地的“7-11”便利店加工早餐包点 等,这样又近一步降低了彼此间的成本。

面对越来越成熟的“大物流”模式,相信越来越多的企业能从中获利。开元旅业便表示“大物流”的管理理念使其每年节流4.8个亿人民币之多,与此 同时,明宇酒店集团也在构思“中央洗衣房”概念,通过一个集约化管理及高效的物流配送,使得一个区域内的洗衣房承担区域内所有酒店的洗衣任务。如果“中央 洗衣房”概念能打破品牌壁垒,那么对于所有酒店企业来说,这必然是一个酒店节流的福音。综上,大物流未来定能在神州大地上有一番作为。